阿明涎着脸,对睡在身旁的妻子说︰「阿娥!今天晚上可以吗?我想要!」 阿娥不耐烦的说︰「不要吧!我月经来了,不方便!」 阿明将她的手带到自己胯下,那里已撑了起来,「阿娥,我已经硬梆梆了,你替我含 含可以吗?」 阿娥软绵绵的小手儿紧紧的握了他的阳具几下,不很情愿地说道︰「怎麽?又要我用 口吗?你可就快活了,但我怎麽办呢?」 「待你下面乾净了,我也用口替你服务嘛!」阿明笑着说道︰「我保证一定令你高潮 叠起,欲仙欲死!快点儿来吧!」 她不再作声,将他的裤子脱下,那根硬了的阳具已弹了出来,她熟练的用手握着,然 後低头将它含着,他发出舒服的叹息,仰面躺在床上,享受妻子的口舌服务。她轻轻 的含着它,一上一下的吸吮着,舌头灵巧的舔着它,她每舔一下,他便全身抖动一 下,她大力的吸吮,感到在口中的阳具,在不规则的跳动,她知道他已到高潮边缘, 於是放缓了动作,??是一下深一下浅的含吮着他的龟头,果然动了几下,他已全身抽 紧,一道炽热的喷泉,正灌入她喉咙内,幸好她早有准备,将那些精液,大口大口的 吞下肚里,而阿明亦已颓然倒下,那根阳具软软的垂下。 过不多久,阿明已呼呼入睡,阿娥则仍然倚在床上,想着心事,在她身旁的丈夫,不 知甚麽原因,平时像死蛇一样,??有在她月经来的时候,才会昂头吐舌,每次都要自 己用手或用口,帮他解决,这个现像已出现了三个月,换句话说,她已三个月没有造 爱了!她曾经请教过医生,但也没有结果,除了问医生,她决定向她的死党阿芬求 教,在婚前,她两是无话不谈,甚至洞房的一切,都是阿芬一五一十教她的,那次是 结婚前的一个礼拜,她在阿芬家中留宿,半夜时份,她请教阿芬,怎样造爱,因为她 还是处女,於是阿芬暂代阿明的位置,向她热吻和爱抚,她爱抚的技巧非常到家,握 着她两个雪白细嫩乳房,掌心磨擦那两点粉红色的乳蒂,令到她下体像撒尿一样,将 内裤和床单也弄湿了,接着阿芬脱下她的粉红色的三角裤,将两条浑圆雪白的大腿分 开,整个下体便暴露在阿娥面前,她羞得掩上双眼,不敢看阿芬,而她则伏下来,吻 着她那贲起的下体,舌头伸进那粉红色的缝隙内,不停的撩拨,阿娥难过得想大叫出 来,但给她阻止了,说是这个表现会使阿明以为她是荡妇,於是她强忍着,但下体卸 越来越空虚,希望可以有东西填补这空虚,阿芬停下来,告诉她︰「到了洞房的晚 上,阿明的东西,便会放进你的阴道里去,堵塞你的空虚,这就是造爱,他的动作, 会令你欲仙欲死的哩!」 现在,阿娥将阿明的情形,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阿芬,她呆呆的沈思了一会,说︰「没 有理由的,你们结婚??不过一年,应该对造爱充满兴趣才是,难道他对你有什麽特别 要求,而你不肯做吗?」 阿娥红着脸说︰「不会,他所有的要求,我都照做,甚至要我用口,我也做了!」 「除了口交,他曾经还有过甚麽其他的要求,你详细说给我听,或者可以找到一些蛛 丝马迹哩!」阿芬望着阿娥说道。 「除了用口,他……」阿娥红着脸在回忆。「他要我吻他的股缝,我也照做了,事後 我不断漱口,才可以忘掉那味道!呀!有了,有一次,他不断的吻我的屁股,又用舌 头舔我的……我那股缝,然後要我趴在床上,他想向我那股缝进攻,他一插向那里, 我痛得喊救命,不准他再继续!我记得就是这样子了!」 「哦!间题大概就是出在那里了!」阿芬说,「或者他有点虐待心理,而你不能满足 他,所以他平时提不起兴趣造爱,??有在你月事期间,你不能和他性交,他就要你替 他口交,来满足他这种心理!」 「那我该怎麽办呢?」阿娥焦急的问。 「办法不是没有!」阿芬神秘的看着阿娥,微笑着说道︰「我怕你不肯这麽做!我的 办法是……」 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阿芬邀请阿明两夫妇来到她在郊外的小屋渡假,除了他们三 人,另外还有两个高大威猛的年青人,一个叫阿才,另一个叫阿发,由於大家年纪差 不多,所以很快便玩得很熟落了,到了晚上,阿娥诈作慾火高涨,想和阿明造爱,但 任她怎麽撩弄他,他也是软软的擡不起头,她一怒之下,离开房间,留下阿明一个 人,过了一会儿,他发觉大厅有异声,起身推开房门,见到阿芬和另外两个年青人在 喝酒,而阿娥则不见踪影,他们三人似在玩甚麽游戏,轮流在脱衣服,很快阿芬身上 ??剩下一个杏色的胸围和一条小得可怜的白色三角裤。而两个男子,已全部脱光,可 以看到他们两人小腹下,都有一根又长又大的阳具,过了一会儿,阿芬连最後的两件 衣物也脱去,一对三十六寸的大乳房和浓密的下体,也给阿明看到了,他看得心痒痒 的,但下体的阳具,始终没有起色,突然,那两个男子,将阿芬用绳紮了起来,就像 日本那些性虐待的小电影那样,全身扎得紧紧的,将乳房凸了出来,而一条绳则勒在 那毛茸茸中央位置,看到这里,阿明开始有反应了,他的阳具慢慢的站了起来,突然 那两个男子好像发现甚麽,转身从厕所中,将阿娥捉了出来,看来她在厕所偷看,给 他们发现了,阿明正暗暗怪她出来,破坏气氛,但接着他看到在那两个男人的斥责 下,阿娥居然自动脱下衣服,她脱去上衣和短裤,上身一对没有胸围束缚的三十五寸 大乳房,便暴露了出来,而下身??有一条粉绿色的迷你三角裤,中央部份已经湿透 了,看来刚才她偷窥令到自己也动情了,很快的那两个男人已脱去她的内裤,本来阿 明身为她的丈夫,应该出去制止的,但他却毫无动静,因为他内心感到一种莫名的快 感,下体的阳真比刚才更硬了! 两个男人将阿娥也如法炮制,扎束停当,将她放在梳化上,然後两人同时向阿芬进 攻,他们用手,用口去抚弄她那凸出来的乳房,她的嘴里发出淫荡的叫声,全身剧烈 地扭动着,而阿发拉动缚着她的绳子,来回擦着她的下体,可以看到那部份的绳子, 已经湿透了,阿才则握着自己的阳具,塞入她的小咀,她像如获至宝似的,大力的吸 吮着,而且发出「渍渍」的声音,另一方面阿发的阳具则给她的手儿握着上下套弄, 在梳化上的阿娥,看得目瞪口呆,而房内的阿明,则是目不转睛,差点口水也流了出 来。 接着,他们将阿芬推倒,让她趴在地上,一个浑圆雪白的屁股,向着房内的阿明,他 清楚的看到,两片股肉中间,一道深深的坑道,中央一个像花蕾似的小洞,正在一张 一合,他们两人跪在地上,吻着她的屁股,又用舌头舔那凹槽,阿芬发出的呻吟声更 大了,他们并没有放下阿娥不理,合力将全身赤裸的她搬下来,和阿芬的姿势一样, 她的屁股也是向着房内的阿明。看到这里,阿明内心正在交战着,他不能决定是否出 去,阻止他们胡来,还是继续看下去,同样的,阿娥和阿芬的计划也到了紧张关头, 她们两人决意要将阿明的虐待心理,完全暴露出来,所以邀请了阿才和阿发两人,在 这间小屋内合演这场戏,但直到现在,阿明还没有动静,教她们急死了,而阿才和阿 发也不晓得怎样继续做下去,难道真的在人家丈夫面前,奸淫他的妻子?这是没可能 的,所以他们??集中玩弄阿芬的屁股! 「来吧!」阿芬咬一咬牙,对他们发号施令! 於是阿才握着自己粗大的阳具,向着阿芬那股缝中的花蕾进攻,而阿发则把阳具塞着 她的咀,阿才缓缓的向那花蕾挺进,她是非常紧窄,几经辛苦他才进入了一小截,而 她已辛苦得满头大汗,阿才抱着她的屁股,大力的一挺,全根进入了,阿芬痛得晕了 过去,他可不敢乱动,直至她苏醒过来,才继绩他的抽送,他每动一下,阿芬便狂喊 了一声,她每声狂呼,同时震动着在旁边的阿娥,和在房中的阿明,他们都感到前所 未有的刺激,下体的阳具,已硬得像根铁,他索性脱光衣服,才感到畅快一点,房外 阿发亦加入战围,他卧在地上,将他的阳具,挥向阿芬那多毛的洞内,她早已湿透 了,所以他毫无阻滞的便已全根进入,两个男人的阳具,分别进入了她前後的小洞 内,两人每一下抽送,却令她有死去活来的感觉,尤其阿才後边的进攻,更使她吃不 消,经过半小时的抽插,她已高潮叠起,软摊在地上,但两人的阳具仍是硬硬的,显 然尚未得到解决,於是两人放过阿芬,转向阿娥。 就在这时,阿明再也不能忍受,推门出来,厅中众人看到他的出现,暗中却呼了一口 大气,仿似放下千斤重担,阿明当然看不出来,因为他已给他们弄得慾火焚身,也不 理其他人,大踏步走向自己的妻子,阿娥看到他跨下的阳具,虎虎生威,对於她来 说,除了月经那几天,可以见到它这麽有生气之外,其他的日子,可以说是对着一条 小虫,阿明一言不发,埋头吻在她屁股上,舌头伸进两片股肉之间的凹糟,一下一下 舔弄着那花蕾,阿娥本来已看得浑身像蚁咬的样子,现在再给他这麽撩拨,心中的欲 火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她全身扭动,下体更湿了,正当阿明握着阳具,想向她股缝挺 进之际,她狠一狠心,咬牙将身体扭转,不让他得逞,阿明呆呆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妻 子! 「不成!」阿娥冷冰冰的说︰「以往是你不肯,现在轮到我没心情,我不想和你造 爱!我宁愿让阿芬男朋友玩!」 「阿娥,求求你!」阿明焦急的说,「你明明很需要的,不要作弄我,好不好!」 「对!我想造爱!」阿娥说,「但不是和你,而是和他们两个!我要像阿芬那样给他 们同时一起和我造爱,就是没有你的份儿!阿才,阿发,来吧,一起来吧! 他们两人面面相观,不知如何是好,而阿明更是下不了台,他又窜动,又愤怒,眼见 妻子有心弄两顶绿帽给自己,但有甚麽办法呢? 「阿娥!」他哀求地说道︰「我甚麽也答应应你,??要你现在肯和我造爱,不要和他 们,你想怎麽样我都答应你!」 「哈!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阿娥说道︰「??要我和你造爱,我提出的条件,你都会 接受吗?」 「是!」阿明重重的说出一个字! 「好!」阿娥说,「我不许你??在我不方便的日子,才来骚扰我,而平时则像死蛇一 样,你考虑清楚才答应我都不迟呀!」 「我……我……」阿明结结巴巴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想的,??不过想看你难过的样 子,现在我答应你,我以後也不会这样了!」 在旁边的阿芬和阿才,阿发,推波助澜似的在喝彩,而阿娥也羞红着脸,要阿明解开 身上的绳子,然後拉着阿明回房,她始终不习惯在别人面前造爱,回到房里,她低头 含着阿明的阳具,大力的吸吮,她其实是很需要的,为了怕阿明故态复萌,所以一关 上房门,先为他作口舌服务,然後趴在林上,阿明开心的一拥而上,将阳具挺进她股 缝中的花蕾,她咬着牙忍受那剧痛,让他慢慢的全根进入,那种紧窄令阿明不禁发出 喘息,他待阿娥习惯了他的阳具,才开始抽插的动作,他一下一下的,直捣阿娥屁股 的深处,她痛得全身剧震,由於大紧窄,他活动了十多下,便在她股缝一泄如注。 自此之後,阿明的那个怪习惯消失了,但反而阿娥却要他每次造爱前,都用绳将她全 身缚紧,她才可以在造爱时达到高潮,否则,即使阿明可以抽插一小时,她也没有反 应!阿芬想不到她的计划这麽成功,她将阿娥潜在的被虐心理发掘出来了,一个喜欢 虐待,一个喜欢被虐,到此他们夫妇俩才真正的互相配合,成为天作之台!